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我为山阳代言

主题: 海螺殿,请你把我带走

  • 海纳百川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1806
  • 回复:20
  • 发表于:2015/5/31 15:36:2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山阳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    海螺殿,请你把我带走,因为我迷失在你的宫殿里了,怎么走都走不出来。像馒头一样的山包,有秩序地堆在蒸盘一样的海螺村。一块小盆地被山包包们围在中间。你们这些小盆地啊,为什么要自私地把海螺村所有的水源都变成几湾泉眼,深不见底,永不干涸呢?莫非那几湾泉眼是你仰望上天的眼睛,诉说着前世你和他的故事?

    海螺殿,请你把我带走,因为你留给我难以忘记的回忆,怎么留恋都不够,我只有在路途留下我的脚印,洒下我的汗水,拍摄你最美好的容颜作为纪念。哪天,若我想不开了,请你收留我,最后把我埋葬在洼地泉眼或者馒头山包,让我成为海螺殿的尘埃。

    九十九的个山包,九十九个凹地,这是海螺殿最为神奇的故事。一次经历让我再次读懂了海螺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敢问路在何方?

    野人早就听说海螺殿有个叫娘娘洞的地方,但没有人告诉他娘娘洞到底在哪里。对于野外徒步探险,我和野人有共同的爱好。

    星期五下午,我们准备简单的野外物品:帐篷、厨具、简单食材、火器、刀具……二三十斤的物品塞进背包。

    十四点半启程,步行至街道,租借一辆山地摩托。四十分钟后,到达徒步探险的出发点—杨坪村杨坪组。从这里开始,便没有了水泥公路。雨水冲刷过的泥石路上,车轮压出了一道道水渠。如果一直走泥石车路,天黑前,恐怕赶不到目的地,于是小路便是捷径,虽然小路会更加使人感到疲惫。

    十七点左右,日光下斜,我们穿过一个叫古石窑的地方,岔路口多了,逢人便问娘娘洞的位置,海螺的山民,大多是淳朴友好的,他们先是询问我们的身份,野人总是指着我说,这是来自西安某大学的地质系教授,前来考察,我是他雇佣的本地向导。总是尽最大努力向我们描述去娘娘庙的路,诸如途中会什么标识怎么拐弯之类的。然后,他们总会目送,直到各自消失在对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十八点半,穿过海螺村,到达后坡,一位叫毛浓前的老人与我们相遇,他与野人是同一行辈,互称了兄弟,打探了对方的“底细”,留下了电话,若遇到岔路,方便再联系。

     十九点,到达后坡的终点,岔路口!迷路了!一边向左的小路,一排排电线杆栽到不知道地方的远方,一边向右的小路,一座馒头山,一块凹地,几湾泉眼,两户高低建造的土屋,一只野兔飞速从凹地飞奔到山脚,消失了。我大声呼喊数百米处那两户人家,期望有人回应我,给我指一条路,但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天色暗了下来,野人决定走右路,沿着凹地,路过泉眼,却不敢看,幽深的泉眼,像无底的吃人的天井。山脚下的土屋门窗关闭,但没有上锁。屋前的平地在雨后仍显潮湿,不适合撑起帐篷。微闻有播放电视的声音,野人敲门数次,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从侧屋打开门,他明白了我们的来意,先是谢绝了野人递给他的香烟,后比划起通往娘娘洞该如何避开岔路,向左向右再向左……屋内传出老妇人的声音:天都快黑了,你给他们带一段路嘛,我要是腿脚能动,就带你们一程。咳!咳咳!老人穿着凉拖鞋,带着我们沿着他屋后的山路往上走,我走最前,野人次之,他跟在后面,遇到岔路,他便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惊魂二小时

    半小时后,天色越来越暗了!我们请求他返回家里,并致谢。剩下的路,我们自己走!可我不敢走,给野人让了路,他走前,我跟着,跟得很紧很紧,要不是他手里拿着一根柱棍,我几乎要贴在他身上了。剩下的路,几乎是不是路,很久都没有人走过,长满了荒草。

    夜晚,露水爬满了草叶,湿了鞋子,湿了裤腿。突然,脚下出现人影,我的小胆儿都要蹦出嗓子眼,原来月亮早已挂在夜空,把我的影子拉伸得变了形。几分钟后,小路消失在树林中,抬头,都是树叶,遮住了所有的月光,把黑漆漆的夜罩在我们头顶,月光时隐时现,但在树林里夜行,大多数是看不见月光的!也没了看月光的心思,只感觉脚下的路就是一条向前蔓延的黑影,赶紧离开这黑暗的世界,我们都后悔没有带手电筒,更顾不得掏出手机照明,除了眼睛和两只脚,我们感觉身上其他器官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二十点五十五分,遇见了岔路口,一条向北,一天向南。这是一条让我兴奋的岔路口,因为我站在了海螺的最高处,海拔一千八百米以上,更兴奋的是可以看见对面山下数不清的人家灯火,那就是合河街道。可望而不可及的合河,我们中间就像隔着一条天河,让人兴奋却又无比惆怅,我要走下去,走下去,不顾一切、不惜代价地走下去,因为我看见了人家灯火,看见了温暖的光明。野人开始嘲笑我了,这就是做梦!你是走不下去的,万丈沟壑,深不见底,没人知道野兽随时会出没。我几乎要瘫坐在地上了!我的孩子、妻子、父母……早知我今天就不来咧!

    二十一点钟,我的手机突然想起,发抖着掏出手机一看是丈母娘打来的,却不小心挂断了。环顾四周,我不敢打电话,因为我不敢大声说话,生怕惊醒了周围某些让我害怕的东西。野人拨通了好人毛浓前的电话,我侧耳旁听,急切地想知道方向,可野人重复问道该往北走还是该往南走,你直接说一面是合河方向,一面一道马槽不就行了吗?我心里开始埋怨他了!最后,我们决定往合河相反的马槽往南走,怀着几分失落,我埋头跟着前行。左边是山包,右边是凹地,凹地雾气弥漫,恐怖极了。我始终不敢说话,只是紧跟着野人。凹地里隐隐约约出现一座土屋。但没有出现让我惊喜的灯火!野人问道:继续往前走呢,还是在下面这座屋子撑开帐篷。我犹豫了。在雾气弥漫,没有人住的荒草屋前睡觉?简直太恐怖了。我执意要求继续往前走,十多分钟后,野人不想走了,担心此路南辕北辙,我也就跟着他折返,返回的途中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向土屋,到达这座叫人窒息的小屋前。周围黑漆漆的,月光朦胧地看不清了,屋子好多年没有人住过,有一扇门开着但更像没有门,我迅速越过去,生怕这黑暗的没有门屋子里冒出什么东西来把我拉进去。走到堂屋的正门外,地面都是土疙瘩,窄得连走路都难,还要撑起帐篷?我们把包放下,野人要我跟他找干柴生火,我执意要求先点燃蜡烛,可我说不出话来,嗓子眼发出低沉的声音,连自己都听不到。我说我很害怕,害怕极了!担心自己活不过今晚。我还年轻,我想念我的父母妻儿!

    野人似乎对我失望了,拿起电话,拨给了好人毛浓前,野人的声音很大,我试图用意念控制压低野人的声音,生怕吵醒周围潜伏着的某些伤人的东西。微微听到对方说从合河的方向往下走十几分钟就到了娘娘庙。我兴奋极了,可以朝着有灯火的方向行进了。我迅速拾起地上的背包,拔腿就撤离这座恐怖的荒草野屋!冲在前面,给野人带路,却误入草丛,被野人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二十一点半,我们再次返回岔路口,开始往下走,也打开了手机最大亮度最长时效。还好,路越走越宽,心情开始缓和,直到发现一处屋舍和屋舍前的一块平地。听见屋内传出一对老夫妇的骂人声。我知道,娘娘庙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娘娘庙守护人的“前世今生”

    二十二点整,屋门开了,一位老妇人手持蜡烛站在门前,一口镇安方言询问着我们的来历和身份。进屋后,我们被允许坐在堂屋里,老妇人点燃堂桌上一根巨大的带“囍”字的蜡烛,但堂屋仍就显得昏暗,难以描述这是怎样一个堂屋。老妇人一边讲述娘娘庙的故事,一边端来两小洋瓷杯开水,我们都没有喝。另一间屋内传出一声吐痰声,一句诅咒妖怪的声音,蹒跚出另一位老人,貌似她的丈夫。老妇人催促着他到隔壁屋子生起火让我们烤火,并准备做完饭,我们都已饥肠辘辘,但善意难拒,好在我们早前就带着足够两天的干面条,都交于老妇人了。来到隔壁的小屋内,我们三人烤火,老妇人在屋外的厨房内煮面条。烤火屋里,几根粗壮的木头燃烧着,火焰飞窜、升腾,火花啪啪作响,几颗火星儿溅到老人的腿上,他立即使劲拍打,嘴巴咒骂着:你这该死的老鼠精,叫你害人。火星蹦到他的下巴,他毫不思索,重重地拍打着自己的嘴巴,嘴巴狠骂着:打死你这妖怪,叫你再吸走我的魂魄,呸!他试图将一口痰吐出来,但痰水只顺着嘴角缓缓流出来,慢慢滴到他脚下。不多久,老妇人招呼我们面条煮好了,锅里同煮的还有几块土豆和绿菜。我们从背包里掏出了自带的碗筷,清洗后便去盛面条。返回烤火屋,他们端来自制的辣椒水和韭菜酱,我们都客气谢绝了,一边大口吃着面条,一边听他们讲述神奇的故事。

    他们原是镇安达仁人,三十多岁开始忠诚于伺候神的事业,三四十年来虔诚无比,辗转省内外,守护无数庙宇。去年二月,老妇人听到神的旨意,神告诉她妖魔鬼怪盛行,要她来娘娘庙里驱逐妖精,说道这天底下,只有她能听懂神的话语,只有她能传达神的旨意,她说服自己的丈夫与自己一道降魔驱鬼,在降魔的伟大事业中,她把自己神化为太阳婆婆,丈夫是老天爷转世,每天都与妖魔鬼怪作斗争,那些妖精经常从自己的耳朵里、眼睛里钻进去,吸取灵魂,钻进肚子里把肠道捆绑,导致她和自己的丈夫都成了“大残废”。当他们说,这几间屋子里到处都躲藏着老鼠精、害人精时,我再也不敢吃面条了。心里咯噔几下,许久才小心翼翼地吃着。紧接着,那老人又在自己的嘴巴上使劲拍打,咒骂一番,吐下一口痰液……说道“她是太阳婆婆,我是老天转世,现在魔鬼就要被驱散了,到时候,神就会把我的灵魂从魔鬼那里夺回来还给我,到时候,哼!我就要掌管天庭朝政,重整朝纲,一统天下咧!”他说得振振有词叫人佩服。

    我们吃完面条,锅里还剩下不少。那老人也盛了一大碗,在烤火屋吃起来,但不见老妇人来一起吃,兴许是在厨房自己吃起来了。吃毕,诉苦说,在这里的日子很难熬,十几年前的米都腐烂了长虫子了都舍不得扔,煮的时候加一点小麦就可以吃了,神说,浪费粮食是最大的罪恶!

    困乏难耐,我想在堂屋撑开帐篷睡觉,但老夫妇带我们到另一间屋子,他们已经铺好了床,看起来还不错。我还是觉得睡在帐篷更加安全和干净,但拗不过野人,一张床,他睡在外面,我和衣睡里面,这样可以保护我。四五米之外是另一张床,是老夫妇的床,中间没有隔断或者幕帘。许久,野人真的睡着了,轻微的鼾声叫人羡慕,我却难以安睡,黑漆漆的屋子里,除了野人的酣睡声和老夫妇时断时续的咒骂声,倒也听不到什么老鼠精之类的精的作乱,但还是心有余悸,毕竟这屋子里的人,我最年轻,阳气也最旺盛,生怕这些鬼怪看上了我的阳气。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,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睡着过,就这样翻来覆去一整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眺望云海天,登上娘娘洞,

    天亮了,刚过六点,野人还在酣睡,我便起身,老夫妇的床铺已空空无人。来不及洗脸,便跑出去一看,呵!完美的馒头山,绿树翠蔓,平整的凹地上长满了花花草草,草丛中间几条错落有致的小路通往山脚。凹地中间,有两湾泉眼,一湾泉眼被青翠的水生植物围着,另一湾则是生活用水,老妇人已经提起水桶直奔泉眼,我跟在后面,帮她盛水。泉眼貌似不深,但水质污浊,心想烧开之后还是可以饮用的。老妇人见我帮她,面露喜悦,并不拒绝。还好我臂力不错,单手俯卧撑做十几个都不成问题,提起这通水,就更加容易。老妇人问我今早吃什么?我突然想起屋子里有他们十多年都不忍心浪费的发霉的粮食,便立刻从我的包里掏出一袋八宝干粮,交给老妇人早上煮这个吃,她满心欢喜,通通下锅熬粥,也不知道洗过没有。

    屋舍前,有一块平地,俗称“道场”。雨后的道场还没有被晒干,倒是冒出不少小草来,道场的前面,种了一大片土豆苗,大多数都还未开花,而镇上的度土豆花早就开过了,这就是为什么白马海螺的土豆最好吃,长得慢的吸收的天地精华最多,营养价值最丰富。道场的左侧,种了一些不知名的蔬菜。还有几棵桃树,其中一棵断了一根大枝桠,像是被雷劈过或是妖魔鬼怪作坏的。整个地势,都被馒头山围起来,唯独有一个缺口,通向天堂的缺口展现在我面前。我兴奋地飞奔过去。 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远山,只有山尖,山腰都已被云海淹没,所有的形容都显得枯燥乏味,想要描述但言辞都用完了。也许这就是仙境,这就是所谓的天宫。也许这两位老夫妇就是神仙,一个是太阳婆婆,一个是老天转世。我情愿在这里观赏一辈子,甚至撇下所有的物欲情缘,与这天地长相厮守。

    我返回后,野人终于醒了,迅速洗漱吃毕早饭,便跟着老妇人去了娘娘洞。途中悬崖高千丈,侧身难抑心中慌。经过了一道门,左右门联写道:“无意游玩免进门,有心敬神神保佑”。行走约三分钟,娘娘洞到了。老妇人迅速登山外门,脸露喜色站在门口示意野人和我跟上,第一层,大约三个平方大小,无数飞虫萦绕面前,挥之不去。登上木梯到达第二层,第二层由无数木板铺成,向里面延伸,大约五六个平方大。乘木梯登上第三层,更加宽敞,洞穴更多,更有一处居室,被红色的帘幕围着,这一层向里向外都有延伸,举目远眺外面,云海更加壮观。第四层与第五层间隔比较小,直接上到第五层,顿时眼界开阔无比,硕大的空间如同殿堂,大约两百多平方米的地面好像被一个半球罩着,穹顶布满自然形成的石画、石秀、乳状石膏,奇形怪状,难以描述。正前上方两侧,各有小神庙,一尊神像凶煞煞俯瞰众生。下面中间便是主庙,老妇人早就点燃了香火,等候我们“行善”,我跟着野人进去,佛像有两层,最前面有三尊,听老妇人说是送子娘娘,另外两尊不知其名,后面大约有四五尊神像,身上遮盖着丝绸,气氛叫人敬畏。这样的场合,拍照是有忌讳的。于是逃了出来,换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样鬼斧神工的地方确实叫人惊叹,也许只有神仙才能住在这里。但此地更不宜让我等凡夫俗子久留。野人下了木梯,我也不远再多看一眼,跟着下去了。走出外门,面前的云海仍未散去,一米外的下面是万丈深渊。还是走吧……收拾好背包,作别两位神人,他们站在崖边,热情相送,挥手致意,老妇人微笑默念:瞧这年轻人多有意思!我转过身为他们留下一张合照。随即跟着野人从最陡峭的北崖下山,看看云海下到底埋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下山时间是九点整,到达山脚下合河的时间是十四点左右。一路上,难以计数的美景叫人称奇,无法一一罗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 记

    这是一方净土,养育了淳朴善良的海螺山民,千百年来不曾受到外人干扰。这是一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乐土,一代又一代延续着万物的生命,它们简单、纯洁、无欲、自然。九十九个山包,九十九个凹地,讲述着九十九个经典的海螺故事。

    听说海螺要被开发了。听说十多年前美国的卫星发现了海螺这一块奇特的地质,被中国长安大学的教授看到。听说海螺村民经常会看到好几辆越野车载着山外人来此探险、考察、规划。听说……所有的听说都不是我愿意听到的。当一切自然的状态被打破,人与自然的天平就会倾斜于人类的欲望。海螺殿是属于大自然的,容不得物欲的参杂和所谓追求美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愿海螺殿的山民能守护好大自然赐予他们的淳朴、善良、无欲和自然。只有天人合一,万物才会永存。
















  
  • 查林峰
  • 发表于:2015/5/31 20:18:29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这个海螺殿在哪啊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愚人
  • 发表于:2015/5/31 22:11:43
  1. 6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原白马塘乡政府,与湖北小新川接壤,笔者字里行间如同鸟瞰图展现了海螺店,我们要赞一个。
  
  • 幼稚木
  • 发表于:2015/6/1 11:03:22
  1. 9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神奇的喀斯特地貌,尽是迷狐子吹的蛊,愿你沉迷其中,永远快乐!
(0)
(0)
  
  • 静湖映月
  • 发表于:2015/6/1 16:57:35
  1. 11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勇于探险,成就美文。精神可嘉!
(0)
(0)
澄澈明鉴,且行且悟!
  • 周知
  • 发表于:2015/6/1 22:10:33
  1. 14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好文章,我也顶一个!
(0)
(0)
  • 小李藏刀
  • 发表于:2015/6/2 8:50:07
  1. 15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好文章啊,顶起来。
(0)
(0)
不讲究规矩,随自己爱好
  • 馨月如初
  • 发表于:2015/6/9 16:28:31
  1. 18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长安大学的地质教授称海螺殿是世界级的地质公园,前几年旅游局找个一个德国的规划公司给做过开发规划图,经预算开发起步资金都需要十几个亿,以我们县的财政能力是无法完成的,开发计划只得搁浅了......
(0)
(0)
  • 博爱
  • 发表于:2015/6/21 19:57:24
  1. 19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打过好地方
(0)
(0)
  • 望九
  • 发表于:2015/9/24 17:21:03
  1. 20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学习欣赏,鼓励
(0)
(0)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